哈佛大学凯瑟琳·杜拉克荣获生命科学突破奖!_托普仕留学 

托普仕留学欢迎您!

托普仕留学官网

400-686-9991

托普仕留学5V1服务模式
面包屑导航图标

当前位置:托普仕留学>美国留学资讯>哈佛大学凯瑟琳·杜拉克荣获生命科学突破奖!

哈佛大学凯瑟琳·杜拉克荣获生命科学突破奖!

上传时间:2020-09-11浏览量:72

摘要:凯瑟琳·杜拉克是Lee和Ezpeleta的艺术与科学教授,希金斯的分子和细胞生物学教授,因其开拓性研究确定了调节男性和女性父母行为的神经回路的开创性工作而荣获2021年生命科学突破奖。下面随着托普仕老师详细了解一下。

    哈佛大学凯瑟琳·杜拉克荣获生命科学突破奖!

  杜拉克说:“科学的美丽之一就是团队合作。”他说,接到消息后“震惊”。“所有这些工作都经过深思熟虑,并与研究生,本科生和博士后密切合作。你永远不会一个人思考。”

  现在已经是第九个年头,设立了“突破奖”,以表彰世界顶级科学家的杰出成就并激励未来的研究人员。该奖项获得了300万美元,是该领域在数学和基础物理学以及生命科学领域的最高奖项。

  杜拉克(Dulac)也是霍华德·休斯(HowardHughes)医学研究人员,于1996年加入哈佛大学。长期以来,她一直对社交互动与人脑之间的相互作用深感兴趣。在动物中,男性和女性的社交反应通常不同。例如,雌性小鼠自发地筑巢并开始照顾婴儿,即使它们来自另一只雌性。相反,雄性小鼠倾向于攻击婴儿。她获胜的研究确定了控制这些行为的特定脑细胞和神经元回路,并质疑长期以来认为在男性和女性大脑中会形成不同神经元回路的信念。

  当她加入哈佛大学担任初级教师时,杜拉克开始研究和鉴定信息素受体家族,该信息素在小鼠的一种特殊的感觉组织中表达,可检测社交线索,即犁鼻鼻器官(VNO)。通过遗传修饰VNO神经元的功能,她发现可以改变特定性别的社交行为。大约10年前,这些实验使她研究了下丘脑,下丘脑是VNO系统下游控制主要性别行为的主要大脑区域。

  “并不是电路不同?她说,不同之处在于电路的调节。男性的大脑具有与女性相同的育儿行为回路,女性具有与男性相同的杀婴回路。如果我们杀死女性大脑中的这些神经元,它们将不再是父母。如果我们在男性中激活它们,他们将成为父母。”

  “有时候我是对的;有时候我错了;有时每个人都是错误的,这意味着,总的来说,我们对问题的思考不够充分。”

  杜拉克(Dulac)在2007年至2013年期间担任MCB主席,称赞这一奖项是可喜的,因为当她开始研究时,有些人对这项工作不以为然,并认为她的方法不如人意。

  “过去,社会行为生活在心理学或伦理学领域(对动物行为的研究,通常侧重于自然条件)。当我们观察下丘脑时,大多数神经科学家通常在皮层上工作,下丘脑是组织社交行为的大脑区域。他们认为它不那么多。”她说。“[但是]人类非常自大。从进化的角度来说,我们仍然是动物,正在吃饭,睡觉,交配,养育子女-这些都是我们要做的事情。这些行为不存在于皮质中。它们都来自下丘脑,并且相应的电路在整个动物物种中都非常保守。”

  FAS科学院院长克里斯托弗·斯塔布斯(ChristopherStubbs)称杜拉克奖“当之无愧”。

  他说:“我很高兴看到杜拉克教授的杰出贡献获得享有声望的突破奖,”她拥有运用多种技术来解决将神经元与行为联系起来的重要问题的能力,这确实非常出色。我们赞扬这种对她的技能,洞察力和科学深度的充分认可。”

  杜拉克说,神经科学的这一“新领域”可能会对医学产生巨大影响。

  “例如,我很惊讶地从文献中发现,美国有10%到20%的女性患有产后抑郁症。我不知道会影响这么多人的任何精神疾病。这是非常严肃的,我们的工作提供了对大脑中父母行为的控制方式的非机械式理解,希望能激发更多以临床为导向的研究,以识别神经回路如何以及何时失灵以及如何处理。”她说。

  “科学的美丽之一是团队合作。……你永远不会一个人思考。”—凯瑟琳·杜拉克

  杜拉克(Dulac)对研究的热情只有她对课堂和在实验室工作的年轻一代科学家所带来的热情才能与之媲美。

  “令我着迷的是思想的这种冲突。每个人都在桌上摆东西。有些想法更好;有些更糟。但总体而言,它们形成了使我们前进的动力。”她说。“在美国,科学往往是非正式的,这与我长大的法国不同。在那里,我们被教导要尊重您教授的想法。这在我看来总是错的,当我还是一个学生的时候,这给我带来了很多麻烦。您必须能够与您的导师相矛盾,以使讨论继续进行,以了解该想法是否浮出水面。在我的实验室中可能发生的最好的事情是有人证明我做错了,因为这意味着我的团队中有非常聪明的人。有时候我是对的;有时候我错了;有时每个人都是错误的,这意味着,我们还没有足够认真地思考问题。我们的实验结果总会告诉我们。”

  杜拉克(Dulac)在大流行期间一直致力于研究隔离对大脑的社会影响,是美国艺术与科学研究院,法国科学院和美国哲学学会的成员。她获得了2019年拉尔夫·W·杰拉德神经科学奖,2017年斯科尔尼克奖以及美国国家科学院的2015年Pradel研究奖。当她于2018年获得哈佛大学的教授职位后,她便用这笔津贴为她的实验室的一名本科生提供了奖学金。那个学生MelonieVaughn现在是研究生,是数十个经常保持联系的人之一。

  她说:“很多人通过我的实验室来,我需要给予支持。”“Melonie刚给我发送了一封电子邮件,说明她对加入实验室并申请她的第一笔NSF资助感到非常兴奋。考虑到这一点让我很振奋。”

  今年在生命科学领域的其他突破性获奖者还有DavidBaker(华盛顿大学),YukMingDennisLo(香港中文大学)和RichardJ.Youle(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马丁·海尔(MartinHairer)(伦敦帝国大学)荣获数学奖,埃里克·阿德尔伯格(EricAdelberger),延斯·冈德拉赫(JensH.Gundlach)和布莱恩·赫克尔(BlayneHeckel)(华盛顿大学)获得了基础物理学奖。

  以上就是托普仕美国高端留学为大家介绍的哈佛大学凯瑟琳·杜拉克荣获生命科学突破奖,更多关于美国留学的相关问题,欢迎在线咨询托普仕高端留学顾问老师。托普仕留学专注于美国TOP30名校申请,5V1服务模式体系,严格限制招生人数,让您直达美国名校!

托普仕留学微信二维码
托普仕留学
托普仕留学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