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托普仕留学!

视频精选 网站导航
托普仕留学

专注美国前30院校
规划与申请

400 - 686 - 9991

官方客服

托普仕留学 当前位置: 托普仕留学 > 美国留学资讯 > 正文
普林斯顿大学新研究亚裔迁入对教育的影响
上传时间: 2023-12-16 14:09:14           浏览量: 258

当越来越多的亚裔涌入北美精英教育的圈层,大洋彼岸会发生怎样的新变化?或许最直接的影响,就是人口的流动。普林斯顿大学研究发现,为了避免和亚裔孩子竞争,不少白人居民正选择离开。下面托普仕老师给大家详细介绍一下普林斯顿大学新研究亚裔迁入对教育的影响。

普林斯顿3.png

  最近,普林斯顿大学的一项研究又从数据的角度证实了这么一个现象: 美国不少经济发达地区,随着亚裔迁入,白人居民开始离开。

  由普林斯顿大学经济学教授Leah Boustan牵头的这项研究,调查了2000年到2016年,加州郊区经济发达地区的人口变化。她们发现, 平均每多一位亚裔学生,就会有1.6个白人学生离开。

  根据Boustan教授更早的研究,在单纯的种族偏好或房价影响下,每位亚裔最多影响一位白人离开,“1.6”这个数据显然已经超出了这两个因素的范畴。

  而针对加州地区的这次调查,当地特许学校(一般是教学质量高、成绩出色的公立学校)的招生记录显示,当亚裔进入当地,白人学生就会开始离开;而同范围内的私立学校总入学人数也不增反降。

  种种迹象都让研究者们更加相信, 教育竞争才是促使这些白人家庭离开的主要原因。报告中写道,“这些白人家庭选择直接离开该地区,而不是转入其他特许学校、私立学校。以搬家的方式彻底离开这些亚裔聚集地的教育竞争,为孩子的大学申请争取更大的机会。”

  这种现象并不是加州的专属。撰写了《Race at the Top》的塔夫茨大学的社会学教授Natasha Warikoo就调查了美国一些中上阶层、亚裔和白人聚居的郊区,那些2010年以前家庭收入就在10万美元以上,中位数在前20%的城市。

  “全美有34个城市符合条件,包括加利福尼亚州北部的库比蒂诺和萨拉托加、得克萨斯州的舒格兰(休斯顿郊区)、长岛的西奥塞特和马萨诸塞州的列克星敦。”那里高质量的公立学校吸引着众多白人和亚裔家庭,也有很多白人在亚裔涌入后选择搬家。

  那么留在这些地方的亚裔学生呢?他们又面临着怎样的教育状况?在“亚洲卷”的传统下,他们能考上自己心仪的大学,过上自己喜欢的生活吗?

  目标是大学录取,竞争在小学就已经开始

  早在2017年,身为南亚裔的作家Anjali Enjeti就描绘过自己刚到亚特兰大郊区某小镇的场景:

  在一个冬日清晨,她为自己最小的孩子参观一所幼儿园。园长热情地为她介绍了课程、办学理念。在离开时,园长却用警示的语气对她说:“这几年这里变化挺大的。”

  Anjali Enjeti很快就明白了这句话背后的含义。接下来的十年,当地小学的白人学生从397人骤降到195人,占比从55%降到了23%。这些白人家庭甚至没有完全离开Anjali Enjeti的视线,只是搬到了一箭之遥的另一个小镇。

  她最终忍不住去问邻居搬家的原因,得到的大多是关于孩子教育的担忧:

  我家孩子擅长数学,但这里数学厉害的孩子太多了,这让我家孩子感到自卑。

  亚裔父母总是带孩子参加课外辅导,这对“普通”孩子不公平。

  高中竞争太激烈了,要上好大学我的孩子就得超过所有亚裔同学,这是不可能的事。

  ……

  在普林斯顿大学研究者们聚焦的加州,同样的情况也在上演。在她们整理的纷繁数据中, 学术竞争低龄化的趋势也越发明显。

  在加州,高中成绩相对来说是最影响大学申请结果的。但是数据显示,在研究涉及的学校中,9-12年级,每多一名亚裔学生,就有1.8位白人学生离开;在K-8年级,平均每位亚裔学生也会导致1.3位白人学生离开。

  在考察了三种不同的学术评估方法后,研究者们发现, 当亚裔学生变多,学校的整体学术水平(主要是数学和阅读)有明显的提高,但与此同时,白人学生群体的表现却没有达到同样的进步。

  其中,API是学业成绩指数,它将各种考试成绩与加州高中毕业考试的表现结合在一起;STAR是加州的标准测验和报告计划,在2-11年级进行;SEDA则是斯坦福大学教育数据档案,是专业且可靠的教育评测项目。

  对于学校里的白人学生来说,他们可能还和以前同样优秀,但身边新来的亚裔同学比自己优秀太多,自己反而在班级里的排名落后了。

  别看只是小学的班级排名,其实已经能够预测到孩子进入高中,甚至进入大学、步入社会后的一些表现。

  2018年,德国劳动经济学研究所(IZA)的几位研究者曾发布一份报告。他们研究了得克萨斯州所有公立学校22年的数据,发现学生在三年级的排名,就会影响日后的考试成绩、AP课程分数、高中毕业情况、大学入学情况,甚至是19年后的收入。

  如果一个三年级学生在班里的排名在前25%,而不是后25%,那么他在23-27岁时,工资每年能上涨7%,大概1500美元。

  从这个角度来说,白人家庭离开也不无道理。对于余下的白人学生和大部分亚裔学生来说,他们确实会面对一个竞争更加激烈的教育环境。

  在亚裔聚集的地方,学术成功的标准被大大提高。甚至出现了,“亚裔学生天生聪明,白人学生学业落后是正常的”这样的想法。在一些高中,“亚裔不及格”意味着在学校作业中获得B或B+,而“白人不及格”则表示得了F。

  在亚裔聚集的硅谷重要城市库比蒂诺,16岁的亚裔高中生Melanie Soo曾向斯坦福大学的研究人员诉说自己的苦恼:“我的化学老师就是这样,我都不敢向她请教问题,因为她觉得我应该都掌握了。尽管我学得很好,但我还是会感到害怕。有时我做完测试,其他人就会问我成绩怎么样,如果我考得不好,心里会觉得惭愧。”

  在亚裔导演的纪录片《Try Harder!》中,旧金山排名第一的公立高中洛威尔高中的升学指导就明确地告诉学生, 如果你是亚裔,那么在申请大学时,就要付出更多努力,但这也不能保证一定被心仪的大学录取。

  “鸡娃”的刻板印象,或许是白人离开的催化剂

  不管是作家Anjali Enjeti,还是普林斯顿大学的研究者,大家都发现,白人家庭选择离开, 一方面是想退出和亚裔的直接竞争,另一方面则是和亚裔的教育观念合不来。

  “鸡”娃、高强度补课、分数至上、不重视体育运动……蔡美儿的《虎妈战歌》时至今日仍是许多白人家长心中亚裔家庭的代表。这自然就和强调孩子自我表达和自主性的“白人教育”产生了强烈的冲突。

  这种矛盾与困扰在报道中并不鲜见:

  曾在纽约布朗克斯做过高中老师的亚裔作家Jenny Zhang曾在文中回忆:“亚裔的成功常被认为是恐怖的——像无情的机器人,是虎式教育的产物,只关心考试成绩,只求成功却不问原因。”

  加州圣马力诺高中的一位白人妈妈,得知女儿没能选上班级的social chair后,说:“我知道女儿有实力,所以我并不介意结果。但她说自己落选是因为亚裔都给亚裔投票,这让我很困扰。”

  蒙塔维斯塔高中是加州的金牌高中,在这里,平均成绩得B,那就只能排到最靠后的1/3。校长也曾提到:“我们有很多优秀的学生,这很好。但这也让GPA3.0的孩子的自我评价成了个问题。”

  但在教育领域的专家看来, 这样的看法,或许只是一种刻板印象。

  华盛顿邮报的教育专栏作家Jay Mathews有一对儿女。女儿在华盛顿一所亚裔学生只占5%的私立高中,儿子在加州帕萨迪纳一所几乎都是亚裔的私立高中。“要是我女儿知道有人说,她学校的学生没有我儿子学校的学生那么追求成绩和大学录取,她准会气疯的。”

  Jay Mathews说,在他报道的每一所优秀的公立高中,他都能看到一幅相似的画像: 每个族裔的学生都希望能过上父母那样满足的生活,也愿意如父母所愿的那样努力学习。

  “如果追求学术卓越是亚裔父母的专属,那我也是亚裔父母。”他还常对硅谷那些忧虑的父母说,“亚裔家长和我们没什么不同,他们就是我们,我们就是他们。”

  最近,马里兰大学助理教授Linda Zou和华盛顿大学Sapna Cheryan教授共同发布的论文,还找到了一种可能的解释。她们在研究中发现,在白人为主的社区或学校中, 少数族裔人口增加会让白人家庭感受到一种外国文化威胁,害怕自己的美式文化或生活方式会受到冲击。

  这种担忧往往来源于对各个族裔的刻板印象。而亚裔总是被认为是有能力的,受访的白人群体大多担心亚裔会在教育或经济上超过自己。

  斯坦福大学Stressed Out Students项目的负责人Denise Pope也观察到了同样的现象。比如加州的帕洛阿尔托高中,全美STEM高中排名第24,41.7%为白人学生,35.4%为亚裔。学校成绩亮眼,86%的学生阅读达到了“精通”,80%的学生数学也达到了这个水准。

  可想而知,学校的课程负担也很重,作业多,学生压力大。但很多亚裔家庭注意到,相当一部分白人家庭既没有离开,也没有对此有负面评价。

  Denise Pope认为,“ 这说明让白人父母感到不安的不是学术竞争本身,而是要跟亚裔学术竞争。”

  以上就是普林斯顿大学新研究亚裔迁入对教育的影响的相关内容。如果您对美国留学感兴趣,欢迎您在线咨询托普仕留学老师。托普仕留学专注美国TOP30名校申请,采用5v1服务模式,21步精细服务流程,硬性四维标准+六维背景提升等留学服务体系,为学生申请美国名校提供保障。

托普仕留学